我的位置: 4px遞四方 > 旅遊 > 正文

《鄉村地理》|手藝人與守藝人——硯之江湖 以刻問心



  釀酒、榨油、曬醋、炒茶、種米、做面、制香、做陶、制傘、刻硯。

  你有多久沒有見過這些和生活息息相關的傳統手藝了?因時代的發展,凝聚着手藝人心血的器具、產品漸漸退出普通人的生活。而在貴州大山中還有那麼一批人,秉承手藝人的初心,默默堅守祖輩的技藝,不捨氣力,傳承發展。

  本刊記者探訪十位手藝人,通過鏡頭和筆,記錄下一個個真實的手藝人形象,展示他們的生活,勾勒出中國人的鄉愁,講述他們堅守、傳承、創新的故事。

  期望通過我們的關注,給予他們更多堅持的力量,讓老手藝傳承下去。






硯之江湖以刻問心

制硯人:周永平


  思州石硯,因硯材產于思州治地而得名,思州即今黔東南州岑鞏的古稱,思州石硯因含有礦物質凝聚成或大或小的金色斑點如星月閃耀又名金星石硯。它巖青質固、通體墨黑煤亮,質地細潤,哈氣成墨,惜墨惜筆,能使字畫增妍。相傳,思州石硯名傳於漢,唐產銷於市,元明清為貢品。如今它雖處江湖之遠名氣不顯,曾經卻是蘇東坡、陸放翁、黃山谷等人的心頭愛物,是頗受康熙皇帝讚譽的“御硯”,名動四海時亦可與端硯、歙硯相媲美而各領風騷。

  

  周家是思州制硯的世家。古代龍鳳乃祥瑞,私雕乃是大罪,所以民間匠人多以山水花鳥獸果為題材。周永平祖上卻因技藝了得,龍捲祥雲,昂首威武,神出鬼沒。鳳翔太虛,輕舞飛揚,栩栩如生而獲得雕刻宮廷龍派御硯的殊榮。當地也流傳下“周氏善雕‘二龍搶寶’,聶氏愛刻‘喜鵲含梅’,王氏喜雕‘松鼠偷葡萄’”的童謠。

  

周永平


  五歲時,周永平就對制硯好奇不已。叔叔牽着他的手,給他講祖上給帝王將相,風流名士雕硯的趣聞,給他説晚清聶心華師傅立下制硯規矩的不易,民國時王伯麟師傅以瓜果入硯的創新,程雲師傅棄硯起義的豪情,爺爺周金鼎不雕國賊硯的風骨……只可惜戰火無情,新中國成立後其他制硯大師陸續斷了傳承,只剩下伯伯周樹南為了不斷傳承而忙着建廠傳技。看着一眾小輩中唯周永平心靈手巧,天資過人又肯下苦功,叔叔便和伯伯周樹南手把手教他周氏龍派制硯之技。

  

  十多歲時,周永平就已憑一手雕功所賺不菲,在當地小有名氣,求硯之人絡繹不絕。只可惜“人不輕狂枉少年”,少年成名令他恃才傲物,曾陷深淵……後來,雕鑿成了他的救贖和修行。鏨刀一刀刀鑿掉了他的戾氣浮躁,磨刀一層層磨光了他的淺陋自傲。他開始不斷讀書學習,研究比較,以制硯問道。

  

雕刻時聚精會神


  採石:制硯先要採石,採石最好在雨水不豐,河牀裸露的時節。周永平要先焚香祭拜才開啓採石之行。“石料個性各不相同,如老坑石雖星多但石細,馬坡、注溪等地的石頭則自帶天然石皮……”周永平一直帶着徒弟親自採石,讓他們感受肩挑背扛成噸石料的苦。“這才會生慎雕惜料的心。”周永平告訴我。

  

  選料:用小鐵錘將成噸的金星石敲成硯坯,厚石敲薄,闊石敲方,功夫到家的匠人,須臾間便可敲出雛形,敲時不能重也不能輕,重了或碎或裂,輕了則事倍功半,難達目的。

  

制硯的“兵器”


  構圖:比較和察看石料的質地、形狀、顏色、紋理,以天然石皮和金星大小巧妙安排硯池、硯堂的位置,靈活排布方可見每位雕刻匠人的見識和功底。周家制硯極少勾線,多是反覆推敲至成竹在胸方可動刀,構圖複雜卻極為嚴謹有致。

  

  雕刻:金星石硬度為 3-4 度左右,與歙硯相當,硯坯擺放於木砧之上,運用雕、刻、鏨等近二十種大小器具或鏨、或鏟、或削、或刮。隨時注意從整體出發,照應局部,遇到新的金星要靈活運用,經千萬次反覆雕琢,直至硯品輪廓準確,層次分明,線條流暢,神型具在。

  

  打磨:沿着雕好的飾物,用砂紙細細打磨,磨到平整勻順,光潔透澈才夠。

  

  清洗:本是水中石,要回到水中才算完滿。將打磨好的硯台放入水中,輕而有力清除硯台及雕刻處留下的粉塵,直至纖塵不染,一方完美的思州硯就做好了。

  

立體雕刻活靈活現



  “十年磨一劍,礪得梅花香”。周永平融合古、近、現代審美與本門傳統技法,創新出具收藏、適用且又價廉物美為一體的硯品,深得各界人士爭相好評和購買。政府、行業、硯迷……周永平心誠志堅,仗義赤忱得到了各方的迴應,有為他找尋銷售渠道的,有為他擔保貸款的,有幫着他建廠招徒的。“我如今知足得很,傳承本該是我的命,卻得了那麼多幫助,那些幫過我的名字其實都深深刻在我的心裏的。”

  

  如今,周永平建起了思州石硯傳承基地,制硯、收徒。不拘男女、貧富,甚至是殘疾人,有教無類,但必須有誠心有誠信不怕苦。徒弟每個月都能領到五六千元的工資,匠人工資上萬元也不成問題。周永平與徒弟們同吃同做。風調雨順的年節,傳承基地收入能上百萬元。他給徒弟匠人們配備了枱球桌、籃球架 , 怕他們玩手機弄壞了眼睛。艱難的時候 , 賣硯貸款想出路 , 他也不會放下手裏的刻刀。

  

  現在的周永平不止雕龍刻鳳,各類題材廣有涉獵,但必會帶有周家獨有的品質和穩定的風格。除了精緻宏大的主題,也做些小硯 , 一兩百元就能購得,作為貴州旅遊的特色商品,傳遞貴州的人文精神。


  世人只要看過周永平嫺熟而有風度的雕琢,就會被它本身震撼視覺的藝術呈現所吸引。幾十載寒暑,看遍世事沉浮,富貴的 , 貧賤的 ,他都見識到了 , 除了制硯 , 評優獲獎、財富地位他不甚在乎。以雕刻問心 , 他穩穩守住了古法思州硯在這硯之江湖的一片傳承淨土。


  文章內容有刪減 全文請見《鄉村地理》2020年夏季刊或掃描二維碼閲讀全本



策劃|黃莎莎

文|漆雲

|彭浩

刊頭海報李若瑩

編輯吳婭 孫晉楠

編審張齊

出品《鄉村地理》雜誌